相关文章

服装代理商:服装滞销预期利润直降500万

孙先生是杭州一家时尚羽绒服的山东代理商。每年四月份,这家公司会召集它的各个省代在杭州参加冬季羽绒服的订货会,在订货会上,代理商们对今冬产品的价格有了大致判断。

今年5月初,孙先生得到了该品牌的确切出厂价。“根据款式的不同,出厂价涨了120元至280元。相对于其他品牌,这还不是涨幅最大的。”孙先生说。

因为原材料的涨价、加工厂成本的增加等诸多因素,今年的服装产品出厂价普遍上涨,羽绒服的涨幅最为明显。于是,今年冬天,“难觅千元以下新款羽绒服”的消息屡见报端。记者在北京王府井百货以及新世界、君太等多家商场发现,九成以上新款羽绒服的价格都突破千元,有的甚至标价2000元左右。

偷工减料是常规手段

年初,孙先生看到蹭蹭上涨的原料价格,已预料到今年服装成品价格必将上涨。收到厂家的产品报价后,孙先生开始衡量这个市场到底有多少实际承受者?涨价的情况下还能保留住多少经销商客户?客户订货量能达到多少?自己有无能力在保证正常费用支出的情况下有盈余?

“能做就做,不能做直接换品牌。”像大部分服装代理商一样,孙先生综合考虑了各种成本,他觉得这个品牌涨幅在其承受能力范围之内,决定继续代理这个品牌。“我算账,能做我就做,不亏也敢做一年。羽绒服光做反季也有几百万利润,只要你有资金和网络。”

不过,与普通代理商不同,孙先生自称是该品牌省代理里的老大。“厂家在做一些决策时一般都会征求我的意见。这个品牌如果我放弃,对厂家影响很大。”

而他的经销商客户并没有因为进货成本的增加另谋他路。“羽绒服客户一般很忠诚,不会轻易丢掉自己已经做过一年的品牌,做了多年更是不轻易言弃。女装客户不行,女装客户看你这季货好就跟着做,货不好马上走人。”

虽然说吊牌上的价格数字很“好看”,但孙先生透露说,今冬羽绒服的价格与往年其实并不具备可比性。

“不好比较,面辅料都变了,毛领也缩水很多。去年的那种好毛领今年基本上见不到了。”孙先生说,虽然都是用蓝狐毛,但质量明显不如去年。“今年没有用好的。”很多厂家在面辅料上做“功夫”,通过使用更廉价的材料降低成本。

对于厂家的偷工减料,孙先生已见怪不怪。在服装圈摸爬滚打20多年的他认为,这种做法正常不过。“(偷工减料是)国人常规手段,中国老百姓对价格的敏感程度远远大于对品质的要求。”

禾丰 电脑绣花机 刺绣 品星 机械